XXXblue 枯晨。 忍者ブログ
From samaritan to sin, and it's waiting on the air.
Admin / Write


*BH和ACR之間衍生

他同時也清楚明瞭對方不會甚至試圖去考慮實現一個承諾,他太清楚了。而如今別離在望,工作室再無雜物筆稿散落,初秋午後陳舊的光照進他們沉默不語的告別中,落盡一室寂寥。你可以說任何話,真心也好,虛言也好,他不無惆悵的想。假使你說未來我們必定相逢,那我會等待的。即使我們都明白那不過妄談。
而此時此刻,你甚至都還不明白我的愛。
PR
*BGM - The new sun
缺糧而且叔姪好難寫……不小心寫太甜(。

海的意象。他從深海中突地醒來,他知道那不是海。第一個感受到的是水壓,帶著力道壓迫肌肉和鼓膜,他熟練而緩慢吐出一串氣泡,眼底映入微弱而參雜著沉鬱藍色的光線,來自上方,他試著去抵抗部分壓力並且上浮,泡沫伴隨一些記憶的影像擦過他的衣擺,轉眼就消逝無蹤。有一些人。承太郎。他再度吐出氣泡,拗執不休的在記憶裡說話。他試著上浮,承太郎先生。
他回過神,轉眼從深海跌落至平靜的小鎮。
這給你,對方說,音節在口舌間柔軟的沾黏。午後蒼白的日光滴落在路旁的石階上,承太郎略微困惑從他手中接過被學生包悶得皺巴巴的花束,…謝謝,他說。包裝紙在手指間發出陌生的鼓譟,對方什麼也沒說,他也不去問。花朵病懨懨的傾斜在裝飾中,無用而無害,像一份青春的紀念品。他遲疑了半晌,說:我很……高興。話語離開喉頭的瞬間似乎有什麼沉默的消失在胸前,眼底深處水體的流動變得遲緩又淡薄,這樣沒什麼不好,他一瞬間模模糊糊的想。而仗助低垂著視線不去看他,卻放任餘光游離在他臉上。
(快下雨了。他抱著對方的大衣蹲在沙灘上,有些許細小的雨點落在他手上。杜王町近海,但他從未刻意來過這塊區域,腦內只有模模糊糊關於海風濕潤的氣味以及零散的岩石景觀。午後灰色的風挾帶些許腥鹹的水氣和涼意吹往陸地,撲在他臉上,有另一股氣味。他想,對方的衣物有股海水和煙草的氣味。)

(雨勢緩緩加大,海水不耐煩的持續上漲。承太郎先生!他站起身來大喊。聲音像湮沒在風雨中。沒事的。對方頭也不回,沒事的。並再度步入荒蕪的海中。)

孫翔推開訓練室的門時,方明華在裡頭,被他弄出的噪音嚇了一跳。他微略尷尬地帶上門並小聲道歉,回頭自帳號卡盒取出一葉之秋時,他看見對方拿著軟布仔仔細細擦拭著笑歌自若。
孫翔納悶的看了一會方明華,又低頭看看一葉之秋。
*全職衍生
*一葉翔

他說:我來接你。

孫翔曾看過葉修離開母隊的傷感,看過嘉世中興時短暫的瘋狂,也曾見過隊伍落出聯盟時的落魄,再者又是盛世王朝的一夕崩毀。他也曾見過很多人,見過落寞的虛偽的沉默的狂喜的悲憤的,也曾見過他自己。他自己。孫翔在一片記憶的洪荒中跌跌撞撞,試圖尋找夢的終點。可最初最初的起點,銀白的磨損,卻彷彿永恆地在他的手中沉默無聲。
路途最終他抬起模糊的視野,看見冰封中王者沉靜的睡容,一葉之秋無聲沉默,宛若安眠。恍惚又像回到當年雪夜,帳號卡交付在他手心,他卻未曾再多看一眼。不會再那樣的。孫翔想,我不會再讓你寂寞死去的。只是他行動之餘確實不擅思考多餘問題,此刻他只是悄悄將額頭嗑上冰面,說。

-

久違寫寫文…我喜歡孫翔啊真喜歡…!成長的過程真是太讓人心肝顫抖了…………!
HOME | 1  2  3  4 
カレンダー
09 2018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
最新記事
(12/31)
(07/17)
(11/11)
(11/11)
(10/23)
反轉人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