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XXblue 枯晨。 忍者ブログ
From samaritan to sin, and it's waiting on the air.
Admin / Write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這不是我第一次看見K和鳥類的對談,總是在晴朗無雲的午後,空氣中的灰塵被陽光照的閃閃發亮,明明是那麼不起眼的東西,卻被光琢磨的像是細小的寶石碎屑。這樣的話我想這個世界一定也是被平凡的寶石所包圍的,到底寶石的定義是什麼呢,這樣說來K說不定也是碎屑,只是更加柔軟些,更加專注些的凝視那些鳥類。

我有說過K非常喜歡鳥類嗎?那些輕巧豐滿的飛行生物、明明只要靠得太近就會驚惶失措的飛走,但K似乎有和鳥類保持適當距離的能力,在我眼中看來他像是拋棄了身為人的自覺,也有可能是鳥拋棄了身為鳥的自覺,和諧自在的近距離相處在一起。但其實不是這樣,K只是懂得在容許限度內靠得最近。要我說的話K真是狡猾啊。
我和K第一次對話就是那樣的情況(說起來我們竟然認識了五年真是不可思議),和鳥類保持著距離站在樹叢旁窺看的K,陽光燦爛的午後以及因為陽光愈發幽深的樹影投射在地面和K的臉上。我走向他,他看向我,那時我注意到不只空氣中的灰塵在閃閃發亮,連對方的眼睛也因為光線而閃閃發亮。真是狡猾啊,我對他說。其實我本來不是想說這些的。應該還有更好的搭話方式吧。K不解的看向我,隨後笑了起來。這樣的確是非常狡猾,K說。他一定知道我在指什麼吧,雖然是連我自己都不太了解的事。

K的賞鳥大業似乎沒有結束的一天,要是他聽到我這樣稱呼他的行為一定會生氣吧。與鳥接近這件事對他來說已經跟偏執沒有兩樣了。總是和K相處在一起,但是我似乎從來都不了解K到底在想些什麼,對我來說K像是習慣一樣,這麼說來我似乎也不曾想過為什麼我們總是相處在一起。
有一天我問向K,你覺得我們和灰塵有什麼差別啊。K想了一想,對我說,或許我們都只是比較大的灰塵吧。
「你也是?」
「對,我也是,我們都是塵土。」

K以飽含愛意的手指點過在空氣中懸浮的塵埃,每一顆都在閃閃發光,K也在閃閃發光,因為他是塵土,我想我一定也在發光,因為我也是塵土。我想我從來都不了解K,因為K在拒絕我,同為塵土,同會發光。但始終有個區塊是我碰觸不了的,就像K和他的鳥兒。

終於有一天午後下起了大雨,真是太令我驚訝了。與K相處的日子裡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雨天,每日每日都是塵埃閃爍著耀眼光澤的午後,這樣說起來似乎也不曾見過黑夜。但這不重要。K和他的鳥類今天怎麼樣了。樹叢旁K蹲坐著發愣,雨水浸濕了衣服,他手中捧著鳥類的屍體,原來他不是喜歡鳥啊。而是只喜歡這一隻鳥而無法接近。原來是這樣啊。
我不太確定我和K的距離在哪,或許我們都在期待怪誕的事發生也說不定。我和K都在期待接近不了的事物願意對我們說:「是的,請來理解我吧。」K已經試過無數次了,我想我也是。

「我喜歡你。」

雨中空氣潮濕而溫暖,柔軟的帶走了身上的溫度。K一定也深愛著這個世界的吧。愛著這個滿是寶石塵埃的世界。我是這樣想的。
而後當我緩緩眨動雙眼時,K終於哭了出來。
PR
*ACR衍生
*劇透注意

(他聽著這個純白世界崩潰時所發出的巨大悲鳴以及飛散的墨綠碎片,Sixteen在笑,不是戲謔也不是一貫促狹的笑容,在生者認出一部份屬於佛羅倫斯的笑容。Desmond想他是不是瘋了呢。這片崩落的程序中,關於這些在Animus中活著的人,Sixteen僅僅笑著迎接Animus程序的終結。)

「你要怎麼確認那些是不是活著,我是說,你要怎麼在那些記憶中正確判斷什麼是『活著』的,」
「他們都知道你正看著,他們也不是毫無所感的,」
(所以Ezio才會找到我,告訴我。)

Sixteen坐在沙灘上,平淡地看著倒臥著喘氣的Desmond,浪濤聲似乎很遠,失去同步的滋味不怎麼好。幻覺。Desmond想,此時此刻俯視著他的這個男人也好、和煦沉悶的風聲也好,全都是Animus的作用。

然而那天Sixteen笑了。
「不管你怎麼想,這就是你們在生者的傲慢啊,Desmond。」



通常想到什麼就寫什麼,事先規劃總毫無執行力,非常敬佩能夠把文章寫的長又精彩的人。
雖然沒有很喜歡ACR,不過我很喜歡Sixteen,同樣難以言喻,跟Des比起來更多了一點錯亂瘋癲(以及沉穩)的感覺。之前說的號泣大概就是關於Ezio的部分了,其實Ezio一直都知道,Ezio一直都知道,Ezio也從來沒有忘記過。不管怎麼想都還是心碎到難以呼吸的地步。
Ezio僅僅凝視摯友懷抱夢想的臉龐在他眼前模糊成一片,想著歲月從未在他的靈魂留下刻痕,他從十七歲就認識他,而到現在他卻也不曾真正理解他。佛羅倫斯熾夏的夢尚在遠方,此時此刻他輕聲嗚咽著將頭埋進對方胸前,而Leo只是微笑,目光交會在遠方高塔燃燒灰燼中的細碎火星。


我心目中的2代組大概是雙單戀吧像這樣→←

(20120315)

說起來真的很難描述二代組到底是怎樣的關係,有點溫暖又腐敗的感覺,Leo在我眼中真的算不上一個溫柔的人,比起那樣的特質他更貼近不給自己找上麻煩的類型,但也不是說他是個冷淡的人,應該說蠻熱情的!w,比起成人他更像活在自己思考中,對他的第一印象其實應該是他叫Ezio把警衛的屍體藏在工作室角落的那段場景,他看起來像是不在意一樣,這個舉動對我來說反而比第一章出登場時還要來的令人印象深刻,還有他真的很喜歡Ezio耶,在佛利的劇情雖然是Leo先走了,但他還是在碼頭傻等Ezio,完全不擔心一等等到天荒地老之類的(爆)

相反的我覺得Ezio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耶……(爆)……雖然十七歲第一次出場是那樣,我一直都覺得二代初期的Ezio是個對很多事都很溫柔的人,但也只限於第一章,很多都被現實磨掉了,最後一次可能是在逃亡路上面對妹妹質問最終回答了Yes的那一瞬間(老實說後來又重新玩到這個片段真的很想流淚,完全不知道為什麼),在自己的想像中Ezio可能一直都是貴族公子養尊處優的balabala,所以覺得他開始從青澀轉變為成熟(包括堅強又殘酷)應該是在叔叔那邊接受訓練的那兩年之間吧?(當然不知道一開始在老宅那邊的那兩個警衛Ezio本人到底是選擇逃跑還是殺掉他們,不過在刺殺Uberto那邊的Ezio真的感覺還很青澀)
關於Ezio自己覺得很痛的地方是不同於一代一年內發生的事,二代真的是把Ezio在這些歲月中的轉變細細做出來,和Leo的互動也是;;

還就是單戀,ACB的DLC真的很賤耶www我根本是玩了那個劇情才覺得他們兩個一直都是單戀,可能他們兩個心目中對方都是非常重要的人,但卻也不是可以為了對方而死的那種感覺,DLC預告中Ezio喊的那聲Leonardo真的很犯規www,那聲就感覺對方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,後來關於Leo性向那段談話的就…………老實講有點痛,那段玩了幾次之後才又自己覺得是單戀吧(?)Ezio講得相當的輕巧,但劇情過完之後才又想到啊搞不好Ezio是有點寂寞的吧(其實Ezio也一直都是孤單一人,但孤單跟寂寞應該是不一樣的)

落落長打下來好像還是沒有講完的跡象,先睡了
今夜酒館裡又多出一個鬼魂。
(妳感覺自己在有機溶液中被分解、被重塑,漫過妳淒厲慘叫的化合物不過被另一個溶液吸收,在他臉上只止於綻出柔和淡紅。)

(妳在他血液中號泣、哀求解脫,並用妳腦中最惡毒的字眼詛咒吃食妳的眾多生物,妳絕望的感覺自己的身體支零破碎,妳的四肢分散得如同他故鄉的子民,而妳的指頭又像他們的心分散又重組,中指黏著小拇指的一節,相親相愛得如同北方大佬闡述民族融合。)

(妳感覺不到妳的軀幹了,它分解成無數碎片,在他血液中流離失所,每個接觸面皆被往來的路人嘻笑觸碰,接著被等著領賞的勞動者吞吃。)

消化、吸收、分解。我們不能沒有他。

(妳成為他。)
此時此刻感受到灰潤的水氣朝我而來,和我記憶中沉默的海洋相去甚遠。

(但在這些顛沛流離的歲月裡,假使我是來到這個盲目的國度的話,那麼理所當然的,我也就無法將遠方那些飽含沙塵的風送予你了。)
HOME | 1  2  3  4 
カレンダー
10 2019/11 12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最新記事
(12/31)
(07/17)
(11/11)
(11/11)
(10/23)
反轉人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