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XXblue Were you laying hold of me 01 忍者ブログ
From samaritan to sin, and it's waiting on the air.
Admin / Write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*AC3 Haytham/Connor
*1890年代傑克倫敦paro


01.
Haytham所搭乘的汽船到達司卡桂城時正是個晴朗的冬天,他帶著少量行李和些許舟車勞頓的氣息踏上北方堅硬的泥土,空氣乾燥,他抑住將暴露在外的臉頰縮進衣領的衝動,強迫自己吸進寒冷的空氣,趕走長期航行疲憊的同時似乎也帶來了一點振奮的焦躁不安。而他的兒子在他身後一聲不響的揹負著幾桿燧石槍,檢視般地環顧著四周。
這似乎是個簡陋的據點,木造的房屋釘滿補強的木板而幾近搖搖欲墜,兜售禦寒皮製品的印地安人髒亂的小徑上或站或坐、狗群無精打采地四處走動,Haytham不甚在意的領頭走在前,他們要往更北去,當務之急或許是備齊一隊優良的雪橇隊。
「一千五百美金已經足夠便宜了,」狗販操著一口混濁英語,一手緊拉繫著狗的皮繩,一手握著木棍,「六隻狗,一副雪橇。你不要,四天後的汽船還會載其他白人來這裡,缺狗時就是兩千我都不賣。」
Haytham思考了半晌,決定掏錢道謝,「我們要到道生去。」
「到道生去你得找個嚮導。」他抬起眼看了看顧客倆,最後眼光落在Connor身上,「看來你已經找到了,南方來的印地安人?冰凍的河流和森林夠你們受的。」
「錯了,」Haytham沒看著對方,而仔細將紙幣折好,「他只是我兒子。」

02.
他們簡單的在街上採買齊補給品,帳篷、睡袋、火柴、一只小鋼杯鍋、一小皮囊袋的鹽、幾綑繩子、一品脫的酒和火藥。食物箱內僅有為雪橇犬準備的乾鮭魚和幾小包乾糧。狗販承諾第二天上午會將狗與雪橇交與給他們,Haytham找了間酒店決定先住下一晚。他們在分食熱酒和麵包時,Haytham早就注意到了,對面青年的心情似乎不佳,雖說他們之間本來就無過多交流。但今天青年卻沉默的過分,並分神之中碰掉了麵包盤上的餐刀。
「你很在意嗎?」Haytham突然說,趁著Connor彎下腰拾起餐刀的時候開口。
「什麼?」
「你很煩躁。」年長者指出這一點,「從下船之後開始。你是我兒子這事實總不需要你花上一整個下午思考吧。」
而Connor沒有回答,他們之間除了進食的聲響外保持了幾分鐘的靜默,「我並不是那個意思。」青年推開肘前的酒杯,臉色潮紅,「我當然知道你是我父親,只是……」
只是你還沒能徹底習慣而已。Haytham看著木質杯子中深金色的酒泡陷入了思考。他們能夠彼此認同,事實就是如此,但只要立場翻轉,青年似乎永遠無法習慣Haytham也認同自己的這一點,那怕他們已經相處了四年。那個滿是陽光的午後,距離印第安小孩滿身傷痕地敲響他的家門已經過了四年了。
每當我試著讓你確信一切時,你似乎同時反向失去更多。他朦朦朧朧的想,喉頭湧上酒精蒸騰的苦澀氣味。我不該問的。
對方不再說話,到就寢之前,他們各自像一座水晶般透明頑固的城池,死守著兩人中長久而堅韌的寂靜。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 :
Title :
Mail :
URL :
Color :  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Comment :
Password :
HOME | 99  98  97  96  95  94  93  92  91  89  88 
カレンダー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最新記事
(12/31)
(11/11)
(11/11)
(10/23)
(11/11)
反轉人

忍者ブログ [PR]